相关文章

佛山48岁女子一声不吭掏出羊角锤直接砸向医生

来源网址:

去年1月初,48岁的黎女士(化名)恍惚踱进佛山市一家知名医院。她随机走进一间没有关门的诊室,一声不吭地掏出背包中的羊角锤,朝着一位专注问诊的医生砸下去。连续三下,医生后脑遭受重击,血流一地。

事后证实,被街坊称为“酱油姐”的黎女士有精神病史,在接受了5个月强制治疗后,地方政府以购买服务的方式,为她提供了为期一年的社工照管服务。这一年里,黎女士在社工的帮助下,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存在精神残疾,拿到了残疾人证,并凭此取得了低保、生活津贴等多项救助。

然而去年11月底,该项社工照管服务已到期,黎女士面临再次“失管”的处境。这让人不禁担忧,“酱油姐”和其他精残人士该如何安度?

袭医之后:

接受心理疏导才“自认”精残人士

直到用羊角锤袭医事件发生后,时年48岁的黎女士才承认自己患有精神病。而在2016年1月6日事发之前,她只觉得自己睡不好觉、精神衰弱。

后来,接手照管黎女士的社工向居委会了解到,原来早在2011年冬季,有街坊就留意到了黎女士的异常举止。她长期幻听和失眠,总是认为邻居制造的响动影响了她休息,便在楼下和对面住宅楼的住户门前频繁扔酱油瓶,于是便得了个“酱油姐”的绰号。有的住户不堪其扰,无奈搬家躲避。当地相关职能部门也曾与其家属约谈,希望黎女士能做精神状况的鉴定,却无果而终。

去年1月中旬至6月中旬,黎女士因袭医事件在佛山市第三人民医院度过了5个月的强制治疗。在两周一次的心理疏导中,社工逐渐了解到,黎女士发生精神问题有两个直接的原因:一因丈夫病逝,二因两次耳部手术结果都令她感到不满意。这也是她把袭击对象锁定为耳鼻喉科医生的原因所在。

在社工的支持下,黎女士开始定时服药,并最终鼓足勇气做了精神状况鉴定,在去年8月取得了残疾人证。长期上门跟踪服务的社工告诉记者,黎女士原本只靠收房租维持生计,如今社工帮助她办理了低保、医保,每月150元的药费补贴以及总数8000元的救助,开始得到更多机构的关注。禅城区残疾人联合会(下称禅城区残联)则证实,黎女士患有精神分裂症,属重性精神病,因此按照政策给予了生活补助。

现实困境:社工服务到期 儿子“心病”仍无解

从第四次见到社工时起,黎女士就不断问自己什么时候出院,因为她担心儿子强仔无人照管。

知情人透露,尽管强仔和母亲一直对外避讳提及他的病情,但他实际上存在抑郁和狂躁的双向情感障碍,服用抗抑郁的药物一年多了。他常常彻夜上网、打游戏,白天酣睡,傍晚则外出转悠。有时,他就在外面吃晚饭,晚上回到家继续打电游。

让黎女士放不下心的是,儿子至今没有稳定的工作,没有恋爱的对象。面对社工,她总是亢奋地反复念叨:“如果能有人操心给强仔介绍个中意的女仔,他就会有动力去努力工作了。”她还多次拜托社工帮强仔推荐工作单位。

“黎女士的生活重心全在儿子身上。她内心也希望能和别人去喝喝茶、散散心,却意识不到在社交上需要得到引导和帮助,这会对她融入社会构成根本的阻碍。”资深社工告诉记者,社工服务到期后,黎女士的生活圈将又退回和儿子的二人世界里去,恐怕连基本的服药也坚持不了。“精神残疾人士有个特点,他们会抗拒服药,一段时间后就会认为自己没病。”

深层隐忧:家族性精神残疾难救助

从去年社工服务合同到期至今,黎女士的幻听和焦躁情绪时有发生。失眠时,她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数落着那些并不熟识的邻居的不是,为电梯似有若无关不上门的琐碎小事而不快。“黎女士的情况相对以往比较平静、稳定,但如果不能得到及时处置,这类精神残疾还有发作的风险。”资深社工分析,精神残疾反复发作的可能性比较大,特别是精残人士与家人之间相处的模式,会影响到他们的情绪乃至康复情况。

负责照管的社工机构称,包括黎女士在内,禅城石湾目前共有10位精残人士面临着社工服务合同到期的境地。他们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狂躁倾向,有一些还出现过自残、跳楼自杀未遂和伤害家人的情况,都是因为街坊的投诉而受到政府部门的关注。在这10例个案中,除了黎女士和儿子,有3个家庭也存在着“家族性”的精神病史,但现有的托管合同覆盖不到这些受助对象的家人(即存在家族性精神病史的家人)。

部门回应:

今夏增加投入

这些一时“失管”的精残人士今后是否能继续得到专业的照管?记者辗转询问多个部门,禅城区人社局答复称,对于强仔遇到的求职问题,该部门可以对照有关政策给予指引和帮助。禅城区残联康复服务部有关负责人则表示,今年将继续在石湾镇街道开展精神残疾人及其家属支援社会工作服务,同时计划将此项服务工作延伸到禅城区的张槎街道和南庄镇。禅城区残联通过公开招标的方式购买专业社工服务,对精神残疾人及精神残疾人家属提供针对性服务和链接社会资源。“我们将在上半年启动该项工作,投入比去年多一倍的资金(60万元)。社工会上门一一了解精残人士的具体需求,包括存在家族性精神病的所有精残人士,都将考虑给予菜单式的社工服务。”

此外,据该负责人介绍,对禅城区户籍且持证的精残人士,会根据残疾级别给予生活津贴;重度精神残疾人发放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每人每月200元;而对精神分裂、狂躁抑郁等六大类的重性精残人士,禅城区还会给予每人每月100元的生活补贴。对一至二级精残人士,如果其家庭处在低保或临近低保的情况,将以集中在市三医院或散居在家(给予每人每月600元补助)的托养形式实施社会救助。

此外,针对精残人士所在家庭的困难,该负责人还表示,现在多部门正在研究对精残人士的监护人给予一定的补贴,来帮助他们得到更好的照顾。